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幸福一家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幸福一家
 (1)  「说说吧,为什麽这次的考试考得这麽差。」  坐在我面前的女人带着没有感情起伏的语调向我询问着。我擡起头看向她,不由自主的被其绝美的面庞给吸引,尤其在接触到她目光一剎那,那仿佛宝石般清澈的眸子使我不由呆滞。  她的肌肤如脂如玉,灯光照在脸上依旧剔透雪白,两片芳唇微微抿起,柳眉随着时间推移也在不断皱起,似乎对于我长时间的沈默表示不满。  我连忙低下头,不敢继续与她对视。她是我的母亲—柳若冰。  即使与妈妈朝夕相处了十八年,我也总是会不自觉沈醉于妈妈的容貌,时间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反而使妈妈越发具有美贵妇的气质。  妈妈有着170的身高,却有着前凸后翘的身材,尤其是那F罩杯的巨乳总是可以轻而易举地夺走街上路人的眼光。两条修长圆润的美腿配上高跟鞋,使妈妈不管站在哪个人面前都有睥睨他人的资格,压迫性十足。  而我,身为她的儿子身高连170都没有,普普通通的长相,没有一处特长,导致身边的人总是拿我说閑话,冷嘲热讽说我不是亲生的,妈妈也从来没有辩解过。普通的我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也就只有成绩了吧,但这次却考差了。  「你不说的话那就待在房间里好好思过,什麽时候找到原因再出来吃饭!」  妈妈说完便离开了我的房间。  听着别墅外车辆启动的声音,我知道妈妈又要去公司加班了。上次妈妈在家睡是什麽时候了?时间久到甚至我都记不清了。  我的父亲在十年前因为一场交通事故去世了,而妈妈则继承了父亲的公司。  妈妈出任董事长以来,女强人性格将公司打理得井然有序,公司的营收利率不断上升,如今已是一家大型上市公司,在世界上也是排的上号的。  但相对的,我与妈妈相处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妈妈是真正意义上的冰美人,我难得与她单独相处的时候,基本上不会有多少语言交流,我也怯与妈妈的强大气场而不敢说话。每次都是妈妈询问我最近学习成绩和日常生活便结束了话题。  我看着桌上惨不忍睹的成绩单,脑袋不免又开始痛起来。在我即将满十八岁的一个月前,我脑袋便开始无故痛起来,感觉是有什麽东西想与我大脑融合。导致我一个月来死活无法集中精神,医院有也没有查出是什麽原因,成绩下滑也是理所当然。但我不想告诉妈妈,可能是平时她对我冷淡的态度激发了我的叛逆心理,也可能只是我单独不想让她对我担心。这种矛盾的心理让我不明白我对妈妈到底抱有一种什麽情感。  「对于妈妈来说,我究竟算什麽?」  我不禁喃喃自语道,随后摇了摇头,苦笑着爬上了床。  ……  「天道意誌已融合完毕,如何制定世界规则请由天选者决定,开始数据采集……」  毫无感情的声音不断在我脑子里回蕩,剧烈的头痛让我在半夜不禁发出惨叫,最后我终于承受不住痛苦而晕死了过去。  当我醒来已经是第二天10点了。昨晚的头痛使我大脑依旧晕胀,好像昨天听见什麽天道意誌的声音。  「可能是幻听吧。」  说着我看了一眼手机时间,不禁心理一凉,完了,迟到这麽久免不了又是一次请家长……我连忙爬起来穿好衣服就往学校狂奔。  站在教室门前的我深吸一口气敲响了教室门。  「进来。」  当我打开教室门,老师看见我瞬间变了脸色。  「迟到这麽久你还记得来学校啊,怎麽不直接睡到晚上呢!」  意料之内的吼声朝我袭来,我强忍着内心的不满,还是决定向老师认错求情,昨天妈妈才对我成绩下滑不满,这次要是因为迟到被请到学校,估计这个月零花钱就没有了,正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  「对不起,老师,这次是我错了,我以后一定不会再犯,先让我进教室吧!」  「可以,进来吧。」  正当我準备低下头求情时,老师突然答应了我的请求。我不敢置信的望着他,什麽时候这老家伙这麽好说话了?  虽然感觉不对劲,但我还是赶紧溜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在我刚刚坐下时,坐在我旁边的死胖子完全没有压制音量对我喊道:「你昨天是不是撸得太晚才起这麽迟的啊?」,之后震耳欲聋的笑声从我们班爆发开来。  看着那张被肥肉挤做一堆的眼睛,我感觉心里压制的火气一下子全部爆发了。  「撸你妹撸,你怎麽不去讲台上撸啊,有本事撸给你爸爸我看啊!」  我把书包往他桌上一摔,準备跟他来一场真人PK。「行,我知道了。」  在我袖子都捞好準备干架的时候,却听见他非常平淡回答了我便向讲台走去。  在全班所有人的注视下非常平静的脱下了裤子,堂而皇之的开始打起了飞机。  [ 卧槽,这家伙已经疯了。] 我懵逼地看着他,心里只剩这句话。但现场的维和感迅速把我的思想拉了回来。  为什麽老师你还在讲课?你面前那个打飞机的变态你不管?为什麽那个变态随便撸了几下就射出来了(好吧,这不重要)?那个麻花辫同学,那个变态精液都射在你脸上了你居然还在记笔记?  现场的异常让我不由惊呆了,是我不对劲还是这世界不对劲了?  「天道意誌……」我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听见的声音,难道跟这个有关?这个世界的规则现在由我掌控了?  为了印证猜测我故意用一种开玩笑的语气对老师说道:「老师,今天的课这麽无聊,没必要上了,我们直接下课回家吧。」  即使我猜错了我顶多是被骂一句,但为了验证心中的猜测还是值得的。  「行,那今天就上到这里,各位同学回家吧。」  没想到,老师听见我的话后,不问我原因直接就答应了我的要求,而且在我们班集体出校门时,站在校门口检查的校长也完全没有阻拦,仿佛这就是一件普通平常的事。  走出校门的我看着身后的学校,我有种感觉,无聊普通的日常已经到头了。  在之后的一个月我通过下达各种命令已经大致了解了我的能力。  首先,这个能力没有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只要我下达后,除非我取消,这个命令就会一直存在下去,并且其他地区的所有人即使没有听见我的命令也会自主的服从。  然后,命令的形式具有绝对性,不管是什麽内容对方都会无条件遵守,即使让人自杀(当时只是随便说了一句没想到对面真的要去跳楼,还好即使制止了下来)。  最后,我的命令在下达后会具有世界自动调节能力,即使多麽不正常的命令在其他人眼里也会被修改为正常的情况。  我在纸上一一写下最近实验的结果,虽然得到了一个这麽nb的能力,但我并不準备太过张扬去使用。鬼知道会不会出来一个黑衣人组织不受我能力影响把我给灭了。  做人,还是低调为好。  突然我听见楼下大门被打开的声音,连忙走下楼去看,回来的正是已经几周没回家的妈妈。  她正微微躬身脱掉鞋子,丰满的身躯展露无疑。傲人的乳房即使是细微的动作也在不断摇晃,让人想狠狠蹂躏它的柔软。修身的正装紧紧贴在挺翘的肥臀上,勾勒出完美的身体线条,裙下那圆润修长的美腿则以黑色的丝袜包裹着,让人忍不住想去把玩。  「妈,你回来了。」  「嗯。」  妈妈只是用那晶莹的眼睛望了我一眼,随便应付了我一句便向卧室走去。宛如陌生人般的交流让我欢迎她回来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为什麽对我这麽冷淡,我是你儿子啊!除了我还有谁更亲近你!难道是外面有野男人了……对!一定是!那风骚的身体自从爸爸死去从来就不缺有人追求,要不然为什麽几周才回一次家,一定是在外面跟其他男人亲亲我我!  一股暴虐的感情从我心底爆发。自从我得到了这个能力,渐渐我感觉自己的性格发生了变化,曾经懦弱的我开始变得傲慢,不允许别人忤逆我,自己似乎就是世界的主宰。  曾经的我毫无疑问是喜爱她,尊敬她的,但长期的疏远冷漠,终于将积压已久的不满爆发了出来,导致现在的我对她只有占有欲和色欲,曾经的爱发生了变质。  既然别人可以在你的娇躯上疯狂征伐,在你的肉穴你射满精液,为什麽我就不可以!反正你也没把我当做儿子!  正巧这时妈妈换好衣服从房里走了出来。妈妈换上了一套浅红色的睡衣,虽然不是性感的造型,但却充分体现了妈妈成熟的身材。圆领的设计配合胸前的蕾丝,使妈妈迷人的颈部和性感的锁骨显露出来,加上这套衣服十分贴身,完完全全把妈妈那傲视群雄的乳房突显了出来。  看着那诱人的身躯和脸庞,我咽了一下口水,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粗重,此刻的我下定了决心,决定把妈妈变成只属于我的东西。  我跟着妈妈来到了客厅,妈妈站在酒吧台旁,优雅的泡着咖啡,头也不回的对我说:「上次成绩下滑的原因还是不想说吗?」  我没有回应她,似乎对于我的沈默不满,妈妈竖着柳眉转过头来看向我。  我望着那双晶莹剔透的眸子,里面蕴含的威严气势让我的决心差一点溃散。  我咬了咬牙说道:「从现在开始,无视我的存在,对我所做的事全部视而不见!」  只见妈妈的眼睛突然失神了一下,但瞬间气场又恢複了过来。  「妈妈?」我尝试着跟妈妈交流,但妈妈却完全没有理我的样子,拿着泡好的咖啡就坐在了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新闻看了起来。  我伸出手在妈妈眼前挥了几下,依旧毫无反应,我壮起胆子捏住了妈妈滑嫩的脸庞,用力往两边拉了几下。即使如玉一般洁白的脸庞被我捏红,妈妈依旧专心的看着电视里的新闻。  成……成功了!?  虽然之前的实验都是百分百成功率,但能在妈妈身上见效依旧让我十分兴奋。  看着妈妈从前严肃端庄的脸颊被我不断搓揉,做出了各种滑稽的表情,从前的那份敬畏渐渐消失。  我的手指划过妈妈那红润的嘴唇,感到异常柔软。我不由自主的将手指捅进了妈妈的樱唇里,妈妈依旧毫无反应,但舌头却反射般的裹住了我的手指,在外人看起来就像一名母亲正含着儿子的食指吸吮一般。  「舔。」感受到食指上的温暖与湿润,我带着紧张的语气像妈妈下达了指令。  话音刚落,我便感觉到了妈妈的翘舌开始不断翻滚,在裹住我的食指后紧紧缠绕住,并不断地上下蠕动。一种难以形容的舒适感从指尖传到我的全身,让我舍不得离开这诱人的小嘴。  我猛地拿出手指,啵的一声显得尤为刺耳。妈妈的唾液黏丝连接起了她的嘴与我的手指,一滴滴唾液沿着我的手腕向下留着。  看着妈妈微微有些潮红的脸和眼前淫秽的一幕,我的理智终于全部烧毁,双眼通红的我,双手扣上了妈妈的衣领,用力大大的往两边撕开,呲啦一声,价值不菲的睡衣终究无法抵制住这暴力的拉扯,包裹着的肥乳瞬间弹了出来,赤裸裸暴露在我的眼前。  黑色的胸罩将两团肥乳挤出深深的乳沟,随着妈妈的呼吸,两团肥肉也在微微颤动着。我双手伸向妈妈身后,将胸罩解了开来,两个乳球一下子弹了出来,蕩起一波美丽的乳浪。即使失去了胸罩的束缚,妈妈的乳房依旧圆润坚挺。  看着那白花花的乳肉和粉嫩的蓓蕾,我的脑子一度宕机。等我回过神来,发现我的手已经紧紧攥住了妈妈的肥乳,原本圆润的巨乳被我捏得完全变了形状,白嫩的肌肤也被我搓揉得发红。  感受着手里的充盈与滑嫩,我不再控制自己,尽情的开始把玩妈妈的乳球。  两个手掌才能掌握的乳球在我手里尽情变换着形状,有时我分别抓着两个乳球如同转风车时转动,有时捏住那因为发情而膨胀的乳头向外拉扯。  心情暴戾时我也会轮圆胳膊,毫不留情的大力扇着妈妈的肥乳,看着乳球脱离地心束缚向上飞舞着,震起一波波乳浪,听着这悦耳的啪啪声,感受着手掌接触到乳球那一瞬间的柔软,使我愉悦无比。  即使原本凝脂般白洁的乳肉被我玩弄得红一块青一块,妈妈却只是端起了咖啡小小抿了一口,优雅动人,眼睛依旧盯着电视剧,仿佛被玩弄的不是她是身体一般。  我抢下妈妈手中的咖啡,倒在了她的肥乳上,低下头尽情的舔舐妈妈的乳房。  我的舌头四处游走,品尝着咖啡的香味与乳球的嫩滑,我的舌尖挑逗着那微微颤抖的乳头,感受到一股奶香充盈在我的口腔里,也不知道是咖啡里牛奶的香味还是妈妈自身的奶味。  跨别了十八年的乳房用餐,使我贪婪的不断吸吮妈妈的乳头,妄图从那早已断奶的乳头里再吸出点什麽。  在我足足玩弄了妈妈半个小时的肥乳,乳头都被我吸吮得充血后,我才依依不舍的擡起头离开了那片柔软。  「妈,我餵你咖啡吧。」  我拿起最后一点咖啡,吞入口中,搂住妈妈,完全不顾她的感受,强硬的用舌头顶开了妈妈的红唇,将咖啡一点点输送过去。  我的嘴唇紧紧贴着妈妈的红唇,两条舌头不断地缠绕翻卷着,我用力吸吮着妈妈舌头上的唾液,感觉琼甘玉露也比不上妈妈的唾液。我在妈妈的口腔里又吸又添,把各个角落都玩了一遍。这场单方面的强吻持续了几分钟才以双方呼吸困难收场。  我看着怀里的生母,俏脸微仰,红唇微张,呼吸微微急促着,白里透红的肌肤都在表示着刚刚那场强吻的激烈。  玩弄了妈妈这麽久,我只感觉股下越发坚硬难耐,我站起身来,大大方方的在妈妈面前脱下内裤,露出了那根狰狞硕大的肉棒。  我将龟头抵在妈妈的鼻孔处,恶趣味地向里面拱,而妈妈依旧毫无反应,仿佛能透过我的身子这般继续盯着我背后的电视。  终于我忍不住,双手按住妈妈的香肩狠狠地把她推在沙发上,然后跨坐在她的身子上。我的屁股坐在妈妈那盈盈不足一握的柳腰上,感觉稍稍用力便能折断。  肉棒放在妈妈的乳沟里,命令道:「用你的手用力挤你的肥乳,给我乳交!」  妈妈脸色平静的握住了自己的乳球,用力向中间挤,把我的肉棒紧紧地包裹住,并缓缓上下耸动着,有着之前咖啡与我的口水润滑,我只感觉肉棒仿佛被一团软肉挤压着,那柔嫩的舒滑感让我不由呻吟出声。  我渐渐不满足与妈妈的撸动速度,摆动着腰自己向前快速上下抽动,客厅顿时里响起了肉棒摩擦乳肉的呲溜声和我粗重的鼻息声。  作为处男的我哪里受过这种刺激,才过了几分钟我就有了射精的沖动。  我连忙站起身来,让肉棒离开妈妈乳肉的摩擦,深吸几口气压制住了射精的欲望。  在感觉冷茎后,我双腿跨在妈妈头的两边,将肉棒送到了那张烈焰红唇前。  「张开嘴。」  妈妈不带一丝犹豫地张开了红唇,看着张着嘴,口腔里已经开始分泌唾液等待我临幸的妈妈,我不由想起曾经就是这张嘴对我说教,当时只觉得喋喋不休很烦,现在才发现原来这张嘴是这麽诱人。  想着我便毫不留情将肉棒捅进了妈妈的嘴里,龟头穿过温暖的口腔,抵住湿滑的舌头直达喉咙深处。妈妈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弄得弓起了身子,咳嗽的声音只能在喉咙底部响起。而我也被这出乎意料的紧致与温暖惊呼出了声,没想到会这麽舒服,刚才要不是有意识紧锁住了射精口,可能刚插入便射精了。  感受着不断蠕动的喉咙,妈妈可能也没被这麽大的肉棒插进口腔过,本能的想把侵入口腔的异物吐出来,下意识不断吞咽,却不料只能使我更加舒服,想继续往里深入。  到这一地步我再也不想继续忍耐了,抱住妈妈的头便开始大力抽干。肉棒在红唇的包裹中不断上下进出,肉棒被舌头紧紧缠绕住,龟头被不断摩擦妈妈的喉咙,绝妙的紧致与吸力让我产生了十足的快感。  而被我当做小嘴肉便器的妈妈,只能在我的大力抽插下发出呜呜的哽咽声。  随着动作的加快,射精的沖动再次袭来。  「库……唔……!我要射了,妈妈,一滴不剩地把我的精液吞下去!」  忍耐到极限的我按住妈妈的头,将肉棒抵住了妈妈的喉咙深处,将积攒已久的精液一口气释放了出来。  我的精液向输送营养液一般源源不断射向妈妈的喉咙里,妈妈的喉咙也开始有节奏的蠕动,将我的精液一股一股的吞进胃里。  「哈……哈……哈……」  「咕噜、咕嘟、咕噜」  我舒爽的呻吟声与妈妈吞咽的声音交织在一起,仿佛构成了一副淫秽的交响乐。  我一边沈浸在射精的快感中,一边再次搓揉起妈妈的巨乳,这巨乳真是怎麽玩都玩不腻。  在感觉精液已经射得差不多后,我一点一点的将肉棒从妈妈的喉咙里抽出,在我的肉棒即将离开妈妈的小嘴时,妈妈的红唇突然裹紧了我的龟头,将我龟头马眼里最后一点精液给吸了出来。  这突如其来的吸吮让我的快感更上了一层楼,看来妈妈十分认真的执行了我刚才所下的命令。  我从沙发上站起,看着躺在沙发上的妈妈。之前柔顺靓丽的秀发被我折腾得杂乱散开。睡衣也被我撕扯得破破烂烂,将两只肥乳坦坦蕩蕩的展露了出来,原本白玉般无暇的嫩乳现在全是红肿青紫的伤痕,仔细一看还有在乳头处还留有了齿痕。两条修长白嫩的美腿无力的张开,丝毫没有防备站在面前的男人。  曾经那布满冰霜的俏脸也不见了往日的威严,看着嘴角还留着口水与精液混合物的妈妈,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看着曾经敬爱的妈妈被我折磨成这个样子我的心里突然产生了内疚,但想起她几周不回家,从来不会关心我的过往,我硬生生将这种愧疚感压制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成就感与征服感油然而生。  曾经那个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美妇,现在却被我肆意玩弄,丰满的娇躯被我留下了各种印记,感慨人生真是世事无常。  「妈,你知道刚才发生了什麽吗?你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  从沙发慢慢坐起的妈妈用冷清的声音对我回答道:「不就是看了一个小时的新闻吗?」  「你也是马上要成年的人了,不要一天就像小孩一样只知道玩游戏看动漫!  多看一些新闻对你以后踏入社会才更有好处!」  哈哈,这蠢女人被蒙在鼓里都没有自知,还对我继续说教,可惜你这将两团肥乳暴露在亲生儿子面前的贱样真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我坐在妈妈身边,再一次握住了她的乳球,使劲向顺时针方向扭着,嘲讽地对她说:「我刚才可是好好享用了你这色情的身体,妈妈你的巨乳真是又嫩又滑,怎麽玩都玩不腻,还有你的樱桃小嘴,啧啧,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是吗?我应该教过你在作业完成之前不能玩太久。」  妈妈只是冷淡的盯着我,依旧用冷清的声音回複我,却对那只放在她乳房肆意玩弄的手视而不见。  「是是是,等我玩腻后马上就去做作业。」  我非常敷衍的应对了妈妈的说教,最后扇了那两团肥乳几巴掌就放开了妈妈。  现在也不着急,毕竟一会夜晚还很长。  「我饿了,给我做饭去吧。对了,不要整理衣服,我很喜欢妈妈你现在的模样。」  妈妈听了我的话便从沙发站起,刚刚站起就两腿一软差点跌倒,妈妈微微皱了皱眉,抿了抿自己的小嘴,仿佛在回味着什麽,最后也没有什麽反应就顶着两团颤巍巍的巨乳走向了厨房。  我在饭桌上大快朵颐,平常都是由保姆做菜,已经好久没吃过妈妈亲手做的菜了,不得不说,妈妈的手艺比起星级大厨也丝毫不差,看来可以将保姆给辞掉了。  我安排着未来规划,眼神瞥向了妈妈。看着妈妈那优雅十足的用餐动作,抛开了衣衫不整的上半身,真是十分具有贵族气质,不愧是从小在豪门里接受教育的大小姐,行为举止就是跟平常人不一样。  不知道在床上的你能不能继续保持这种气质。我用淫秽的目光肆意打量着妈妈,期待夜晚尽快到来。  吃完大餐后我用葛优躺一样的姿势瘫在了沙发上,刷着手机里的新闻,一条头条映入我眼帘。  [ 近日,我市豪丽集团大楼下,有人以玫瑰花铺满广场,疑似与人求婚,引发路人围观] 我看着新闻报道图片中的两个当事人。妈的,女方不就是我的妈妈吗,另一个帅气逼人的男人单膝下跪,将玫瑰花举在了妈妈面前,这一幕被摄影师抓拍了下来登在了新闻里。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麽多天不回家,对自己亲生儿子不管不问,果然是在外面跟其他男人厮混!这两个狗男女!  刚刚才在妈妈身上发泄出来的暴虐心再一次被激发出来。  我大步走到洗碗的妈妈背后,抓住她的肩膀扭向我这一边,一巴掌大力扇了她一耳光。妈妈被这突如其来的耳光扇得后退了几步,五个巴掌印在白玉般无暇的脸蛋上是这麽显眼。  而妈妈只是平淡的看了我一眼,转过身又继续洗碗,对自己的殴打毫不在意。  看来是最初的无视命令依旧在起效。  看着眼前的一幕,我有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我压制住火气。在妈妈的耳边说道:「一会在你房里等我,一丝不挂全给我脱光!」  说完我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把黑丝穿上。」  然后不管妈妈有没有听见转头出了门。  依靠着天道的信息搜索,我很轻松地便找到了那个男人的住所。  他看着闯进他家的我,第一时间就想拨打报警电话。而我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不要动,他便停止了所有动作。  「明天在豪丽集团门口,饶着广场裸奔二十圈,一边跑一边学猪叫,对了,跑之前记得先把媒体叫过来。」  听见我对他社会性死亡的宣判,男人只是说了一句「我知道了」便返回了他的房间。我也懒得再管这个男人的后续,慢悠悠地走回了家。  打开家里大门,我在家里一楼转了一圈也没发现妈妈的蹤影,看来已经在房里等着我了。  我一脸淫笑的走向了二楼妈妈的卧室,看来今晚是一个不眠夜了。